数字油画让每个人都是伦勃朗 中国数字油画网科普

每个人都是伦勃朗 作者 谭明刚 www.tuhuacn.com 中国数字油画网

Winter Snow

在战后的繁荣、闲暇时间的增加和民主思想的推动下,任何人都可以画一幅画,绘画在20世纪50年代初就成了一种流行的消遣方式。每套油漆编号包括两个刷子和多达90个预混的,编号的油漆准备应用在一个附带的帆布或木板上的编号空间。当空间被填满时,一幅画面的逐渐显现让人感到惊讶和高兴。

"Dinner is all ready"

一位心怀感激的爱好者将这一过程比作上瘾。他或她写道:“我知道我不是一个艺术家,而且永远不会成为艺术家。”美国艺术家。“我多次试图画或画一些可辨认的东西,但都是徒劳的…为什么你或其他人在这之前不告诉我,用这些奇妙的‘按数字画’套装有多有趣?…我的第五套画上了,只是不能让它们一个人呆着。”

对评论家来说,绘画的数量现象提供了充分的证据,表明盲目的从众精神在国家生活和文化中占据着主导地位。“我不知道美国会变成什么样子,”一位作家抱怨道。美国艺术家他说:“当成千上万的人,其中许多是成年人,愿意被限制在跳汰机上刷油漆时

Max S. Klein

这种时尚的产生归功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帕默油漆公司的老板马克斯·S·克莱因和艺术家丹·罗宾斯,他构思了这个想法,并创作了许多最初的画作。帕尔默油漆公司于1951年开始在“工艺大师”的标签下按数量分配油漆包.到1954年,帕尔默已经售出了大约1200万套。热门题材从风景、海景、宠物到莱昂纳多·达芬奇的“最后的晚餐”。油漆盒上面写着:“每个人都是伦勃朗的!”

Dan Robbins

丹罗宾斯提出,帕默的第一个绘画套件是一幅抽象的绘画,由巴勃罗,毕加索和乔治布拉克开创的立体派风格。后来证明,成人消费者被数字概念所吸引,轻蔑抽象的作品,更倾向于叙事现实主义。渔民山马特霍恩,拉丁人物,和斗牛士。

Sales Scene

1951年,美国西海岸销售了一批涂料配套产品.在旧金山的这一幕中,一名店员补充了销售库存,另一名职员则为一群好奇的旁观者演示了按数字计算的技巧。

English Consumer Brochure

20世纪50年代初,帕尔默涂料扩展到加拿大、英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和挪威的市场。例如,在英国,这本小册子以莎士比亚的出生地和安·海瑟薇的小屋为特色。巴黎题材在美国市场上很受欢迎,畅销于讲法语的消费者,并在这本强调数字绘画的“�教育价值”(教育价值)的小册子中展示了这一主

发表评论
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-copyrightpro.com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